Some Changes

本拉登死那天

平静的周日被新闻打破。10:30前Zman就喊困了,我也准备响应号召,这天也许能成为真正实现早睡觉愿望的一天。最后一眼停留在电视屏幕上,那里,人们还在为奥巴马出生证的事问东问西,七嘴八舌。下在厨房的z,眼睛倒也不忘往电视上瞥,还问:“电视右下角那个小方框写着什么?”。我也瞥一眼 :“奥巴马将要作演讲”。电视上的人说可能和国家安全有关。我想也许是炸死卡扎非的儿子的事儿,但有些莫名,因为演讲从10:30后推到10:50又后推到11:00。Zman兴奋起来(通常他到晚上就兴奋),马上上网查看,查看的详情未知,但站起来就说抓到奥萨马了(有可能他的直觉还真灵了一次),还给哥哥打电话通知,我还想他又胡闹。再拨到福克斯新闻台的时候,奥萨马*本* 拉登已死的消息成了大标题。

又一次生死

谁想从奥萨马被击毙开始,我们的生活里也有了一些变化。Z千里致电哥哥的时候,J出人意料地已身处北京,在来米国的路上了。家中老人的病情不稳,来个人,是应该的,但也有些莫名。第二天,妈妈致电告知,表哥Eric新成父亲。不断地想,这个世界生死的时机真是难说。生后死前,如何思考,意味着什么。这一天,傍晚突来噩耗,Z的姥姥去世。十几二十小时之内,发生了很多事,弄不清日期,隐约觉得五月一日,也许注定要和生死联系到一起,这一天也是Z老爸诞辰之日。就像对待那个“恶人”的去世 ,看到有人庆祝,却隐约觉得蹩脚,毕竟是死了人。这个时候,不知道是应该庆祝,还是悲哀,或是反省,或是祈祷。生死难卜,却仿佛又是注定。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Some Changes

  1. 这就是倪萍写本书叫《日子》,宋丹丹演的那老太太白云写本书叫《月子》。生生死死,都是日子、月子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